很快,几个剽悍的武士就把唐弼给拎了出去,须臾,一声惨叫声传来,整个世界都清静了。窦进勾了勾嘴角,看向了站在一边沉吟不语的那个少年,笑道:“秦公,下官这样处置,您觉得还行吗?”

这个英武少年正是李世民,他点了点头,说道:“唐弼罪该万死,这些在乱世中趁机自立的,都不能让其活着,非如此不足以震慑后人。不过他毕竟说出了这次兵败的实情,看起来,他的部队早就给薛举渗透得很厉害了,不然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崩溃。”

窦进轻轻地“哦”了一声:“何以见得呢?”

李世民正色道:“那个李弘芝既然以前这么多次都能施展妖术,显然也是有点本事的,但这回却是没有使出来,只怕是薛举提前派人破坏了他的法术。而且李弘芝刚刚作法失败,后面薛举的使者就来了,这显然是早有预谋的连环计。”

窦进连连点头:“哎呀,听秦国公这样一说,还真是这样呢。”

李世民微微一笑:“而且唐弼的手下有十余万人,一朝就能散个精光,这说明他手下的将校,军士们已经有许多是和薛举暗通了,这也难怪,薛举所部的战斗力,冠绝陇右,即使是在以凶悍桀傲闻名的陇右甘凉地区,也算得上是霸王了,他这个西秦霸王,倒也不是浪得虚名,唐弼庸才一个,手下心向薛举,也是正常。”

窦进的眉头紧锁:“可是,这样一来,先有姜将军和窦将军败战于前,前日里自请出关抚慰陇右的刘世让刘大夫,也是兵败被擒,现在薛举连败我们两路大军,又消灭了唐弼,尽得其部众,只怕很快就要向扶风来了吧。”

李世民点了点头:“这是必然的事情,乘胜而进,是兵家常事,这回父王本来是让我和世子率大军东出潼关,进攻洛阳的,可现在薛举的兵锋极锐,已经威胁到了关中,所以征洛阳的军队先由我带来迎战薛举。”

窦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神色稍缓,笑道:“这样就好,这样就好,有秦王相助,那打败薛举自不在话下,我这里州郡兵马也有一万三千人,全部听从秦王的调遣。”

李世民微微一笑:“那就请窦郡守把军队全部撤出郡治吧。”

窦进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李世民,不知道该说什么。

入夜,扶风城外十里,薛举大军。

十余万步骑,没有扎营,而是直接在这片荒原之上列阵,远处的扶风城历历在目,城门四开,城头之上已经见不到隋军的旗帜,而城中黑烟四起,似乎是在燃烧着什么。

薛举的神色轻松,最近的连战连捷,让他的心情非常好,他扭头看着骑马跟在一边的郝瑗,笑道:“智囊啊,本王看这窦进也是个无能之辈,听说唐弼败了,就直接吓跑了。不过他的动作倒是挺快啊。”

郝瑗的眉头深锁:“主公,这回属下觉得还是有点奇怪,窦进手上兵马并不在少数,扶夫又是关中门户,如此重镇,不可能就这样弃守的。再说了,唐军既然有本事派出两路人马出陇右来与我们作战,也不会没有军队援救这扶风的,毕竟,从长安到这里,也就一天的路途,急行军半天就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