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征的眉头微微一皱:“看到希望?主公的意思是?”

王世充笑着一指城外激烈的厮杀,说道:“后出城的这两千多骑,多半是原来的河阳骑兵,并不是铁骑,战斗力与瓦岗军的这些山寨骑兵,也只是半斤八两,现在瓦岗军会让步槊兵上来掩护,只要他们的步槊兵一到,那我军的中等骑兵就抵挡不住了,必然会溃逃,这个时候,那些畏缩不前的各寨贼人,就会觉得有机可乘,会纷纷出动的。”

魏征点了点头:“主公难道要坐视这种情况发生吗?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两千多骑兵啊,我军的战马宝贵,就算是诱饵,是不是也太大了点呢?”

王世充哈哈一笑,摆了摆手:“诱饵就是要用来放弃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嘛,刚才李密不是先用孟海公所部,再用上万的重装步兵当诱饵了嘛,跟我这位心狠手辣的师弟相比,区区两千骑,又算得了什么呢?”

魏征咬了咬牙:“可是领军冲锋的杨公卿,达奚冲,葛彦璋等人,可都是跟随您多年的老部下啊,就不怕折损了他们吗?”

王世充的眼中碧芒一闪:“能活下来的才是有用的,无论是私自退缩的,还是冲锋阵亡的,都不是我所要的人,除了费青奴,来整,沈光外,我现在可用的悍将还是太少,不把他们逼到绝境,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能量。所以传我将令,无论是城头的弓箭手,还是城门后面的三千重装排攒兵,都不许出战支援,擂鼓助阵,不许后退!”

单雄信一马当先,胯下闪电乌龙驹,手提寒骨白,带着五千铁骑,不紧不慢地向着北城这里进发,为了引出罗士信与王伯当,他只能主动当这个先锋,但除了那十几个从王世充这里就一直跟着自己的心腹部曲(这些人也是王世充的家丁,负责单雄信和王世充之间的秘密传信)外,其他的军士都是瓦岗军的外马军铁骑,就算全部送掉,他也没有半点可惜的。

远处驰来一彪铁骑,打着大大的“费”字旗号,当先一人,策马持斧,可不正是青面死神费青奴?

费青奴一看到单雄信,心中一喜,经历了上次洛水之战的死里逃生后,他终于知道了单雄信乃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自己人,但是越是如此,越是要把戏给演得象一点,他装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提斧直指单雄信,怒吼道:“呔,单雄信你这个叛徒,竟然还敢来送死,吃爷爷一斧!”

费青奴怒吼着持斧而上,单雄信哈哈一笑:“绿脸,你又来送死了呀,这回看你还有几条命逃跑!”

他的双腿一夹闪电乌袭驹,迎着费青奴就冲上前去,这种猛将间的单挑,乃是战阵之上最刺激的一道风景线,两边的军士们都收住了马缰,大声地呼喝,吹号,为本方的主将开始喝起彩来。

两匹战马冲到了一起,而费青奴和单雄信也开始槊来斧往,战成了一团,他们没有象普通战将那样一个回合一个回合地对冲,而是停到了一起,一招一式地拼起力量与招式来,不知两人关系的闪电乌龙驹和青斑龙马,也在不停地嘶咬,踢打着,却没有意识到,马背上的主人们,嘴上喝得大呼小叫,手下却是减了力,看起来打得乒乒乓乓,但实际上都是做做样子罢了。

费青奴一斧劈出,对着单雄信的槊杆就是一下,人却低声道:“雄信,贼人这回要来多少骑兵?”

单雄信装得很吃力地样子,双手一顶,把这一斧给顶开了去,回道:“城东的两万内马军和铁骑全来了,我这五千人是先头,罗士信和王伯当的主力还在后面,怎么样,你们的埋伏做好了吗,不会就你这一千人吧。”

费青奴哈哈一笑,连砍三斧:“当然不会,沈光的五千铁骑已经在东城后面待命了,只要我们这里战到激烈之时,就会全部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