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伯当勾了勾嘴角,喃喃地说道:“完全就是兵马钱粮的原因吗?”

32李密正色道:“不错,乱世之中,一切都是虚的,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但是兵连祸结,各地的生产完全破坏了,没人种地,没人收粮,那吃啥喝啥呢?就只有这些战前各个大仓城的存粮了。瓦岗寨以前还是山寨规模,靠着四处攻掠县城,抢掠这些县城的存粮,就能维持山寨几万人的生存。”

“可是当瓦岗寨的规模扩大,有十几万人,几十万人,百万人之后,那些存粮就不够了,只有占据回洛仓,黎阳仓这样的巨型仓城,才能得以生存,现在反倒是东都的隋军无粮,就连王世充那边,每天也有几百人跑来投奔我们,三郎啊,这才是乱世中真正的人心!”

王伯当的眉头深锁:“可是那些小山寨并不需要这么多存粮啊,他们也就小者几千人,多者万把人,如果回自己的山寨,靠着以前的积蓄和这几个月来分得的粮草,也足以支持了吧。到时候他们看到翟让被杀,人人自危,可能会离开呢,主公,这样的人心,你考虑过吗?”

李密冷笑道:“所以我们得把他们的粮草都控制起来,不能让他们有太多的自主之权,不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搞得我们这里是大通铺么!”

王伯当倒吸一口冷气:“主公,你要剥夺这些山寨的自主之权吗?”

李密的眼中冷芒一闪:“这是迟早的事,起事之初,为了迅速地扩大队伍,拉拢人心,一些事情上只能让步,为了吸引各路山寨头领来投奔,我给了他们太多的权力,打仗时让他们在后面助威,分战利品时却是优先给他们,还给他们足够的米粮,保持其独立性,自翟让以下,莫不如此,所以瓦岗寨可谓一盘散沙,徒有其表,却是各怀心思,一旦有一次大败,那就会作鸟兽散!”

王伯当叹了口气:“虽然事实如此,但是这些年来都是这样做了,若是一下子收回他们的权限,会不会太仓促了点?而且这样会不会让他们反而站到翟让一边呢?”

李密冷笑道:“他们之所以这样,不就是因为翟让的原因吗,一个二把手,却能保持自己的兵马,那些各寨头领们甚至是可以架着翟让,让他领头来反对我的军令,不把这个领头跟我作对的家伙给除掉,以后我还怎么号令三军,跟王老邪作殊死决战呢?”

王伯当叹道:“原来主公早就存了除翟让之心了呀,也不止是因为最近翟让开始拉人的原因呀。”

李密摇了摇头,正色道:“三郎,今天我也不妨跟你说实话吧,除翟让之心,是我上瓦岗前就已经有了的,只不过翟让的行为,让我这个计划被迫提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