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后,太原,城外,人喊马嘶,战鼓之声响彻天地,三万突厥铁骑,加上两万刘武周的步骑兵,已经在城外扎下了营寨,旌旗蔽日,战马如云,凶悍的战嚎之声,此起彼伏,如同苍狼厉啸。

平时热闹的太原外城的集市区,这时候已经空无一人,除了城外的大营已经是严加戒备,与太原城呈犄角之势外,城内的所有军民,都已经被迁到了坚固的内城之中,外城城廓上,空无一人,只有王威,高君雅和几十名手下的脑袋,高高地悬挂在一面“隋”字大旗边上,染得大旗一片腥红,而四面城门则是大开,从外面看进去,城中的街道上空空如也,没有半个人影。。

李渊正襟危坐在内城的城头,冷冷地看着城外那浪涛般的突厥军队,说道:“想不到突厥军来得如此迅速,也亏我们昨天及时发现和斩杀了这两个贼人,不然只怕太原必然会落到突厥的手中。”

李世民和李建成,李元吉都站在了李渊的边上,王,高二将已死,也没人再去追究为什么这两个人会在这时候出现在太原城了。

李建成勾了勾嘴角,说道:“父帅,现在城中兵马也有三万,太原是坚城一座,为何还要放弃外廓,大开四门呢?”

李渊正色道:“太原城池虽然坚固,但是城太大,三万人如果散在外城,每百米的城墙上不过数十人,突厥兵不需要攻城,只要用强弓硬弩射击城头,就能大量杀伤我军,如此一来,城池难以守住,只有退入内城,集中兵力,再这样大开四门,才能让敌人不辩真假,不敢贸然进犯。”

李元吉点了点头,说道:“父帅这一招是用了前几年高句丽人守平壤时的战法,放弃城墙,引来护儿所部进入城市,狭窄的街道无法展开大军,会被占据了城中制高点的弓箭手大量杀伤。”

李渊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四郎说的很对,突厥多以骑兵为主,平原上来回冲突,我们并非其对手,若是守城,又不能照顾大城的城墙,现在这样,是唯一的选择,若是突厥人真的敢放马进来,那我们就万箭齐发,城外平房中的一些长枪伏兵也可以利用地形袭杀突厥胡骑。”

李建成的脸微微一红,他沉吟了一下,说道:“那若是突厥人不攻我太原城,而是直接强攻城外大营呢?”

李渊笑道:“城外的大营早已经准备多时,营地坚固,深沟高岗,突厥骑兵若是想强冲,只会死伤惨重,昨天我特地加派了三千弓箭手入驻,当可无忧。”

李世民点了点头:“突厥人作战,无利不起早,这回突袭太原,也是想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看中的是城中的财富,粮草和人口,哪会费时费力地去啃大营这样的硬骨头呢?所以他们一定是攻城为主,如果攻不下,哪怕撤军,也不会强攻大营,浪费时间的。”

李渊正色道:“现在,就看突厥人如何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