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弘冲着后方正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步兵们吼道:“快啊,你们都不想立功了是不是?”

就在此时,翟弘忽然感觉到大地在微微地震动,几千人同时吼出的声音一下子传进了他的耳朵里,震得他的胸口一阵气血浮动,这回他听清楚了,那是对面的隋军在作冲锋前的战吼!

有气无力的撤退锣声一下子变成了震天动地的战鼓,几百面战鼓同时被用最大力气擂动,快速地向前移动,翟弘的脸色马上变了,这是敌军总攻的信号!

翟弘再也顾不得追杀面前的逃敌了,这些人跑得满天烟尘,让他看不清后面发生了什么,等到敌军开始总攻,听声音已经就在二百步以内了,他回头对着紧跟着自己的传令兵吼道:“吹号,赶快列阵,长槊手在前,快!”

传令兵飞快地吹起了自己的鼓角,但在这震天的鼓声中,却象是小水滴进了汪洋似的,被湮没地连翟弘都听不到了。

翟弘恨恨地勒马向回跑,一边跑一边向着后面的步兵们挥着手,嘴里大叫道:“列阵,列阵!”

瓦岗军的战斗素质还是非常高的,毕竟是翟让训练多年的精兵,虽然听不到鼓号声,但一看到翟弘这种去而复回,敌军瞬间鼓号声大作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冲在最前面的刀斧手们迅速地停下了脚步,列成散兵线,而后面的长槊手们则原地列阵,排成了密集的枪阵。

隋军的溃兵在毛长文的带领下,迅速地穿过了正在踏步向前的本方后援留的那些空隙,而刘长恭则不紧不慢地跟在第一阵五千名步槊手的身后,带着架在战车上边行边擂的战鼓,控制着本方阵线行军的速度。

翟弘终于列好了步兵的方阵,站到了最前方的长槊手们身后,两眼一扫两翼的骑兵,却发现对方的骑兵黑压压地一片,如潮水般地已经和本方骑兵打到了一起,这会儿想撤也是不可能了,他终于明白自己中了对方的诱敌深入之计,想到李密的那个坚守不战的命令,连肠子都悔青了。

可是现在这情况,已经容不得他撤退了,面前敌军那矛槊如林的方阵,已经压到了自己不到一百步的地方,敌军为了不给自己留下反应和撤退的时间,甚至放弃了弓箭攻击。

翟弘咬了咬牙,战刀一指前方,吼道:“长槊手,前进!后退一步者,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