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充点了点头:“不错,这是我的一个考虑,不过不是最重要的,杨广的完蛋,只是早晚问题,就算这些军队全在中原,也改变不了这点,我所考虑的,主要是另一件事。”

萧皇后疑道:“另一件事,难道是?”她突然失声道,“你难道是想让并州一带空虚,然后让突厥人趁机突袭并州,消灭李渊?”

王世充微微一笑,说道:“美娘啊,李渊的手下不过三千兵马,并州各地的守军,也多半不会服他的调遣,你只要一直能在杨广面前建言,让他防着李渊,李渊在并州就成不了事,等到杨广的主力远赴辽东后,我就可以暗中联络突厥人,让他们突袭并州,一举消灭李渊,就算李渊能逃过一死,但失地战败这一条,却是免不了的,到时候只要我们稍一推动,就可以让杨广斩了李渊!”

萧皇后的眉头紧锁:“你还能联系到突厥人?突厥人和李渊现在是一伙,他们怎么会去攻击李渊呢?”

王世充笑道:“美娘啊,突厥人为什么要跟李渊做朋友?不就是因为李渊能给他们提供情报,让他们袭击杨广吗,平时里跟突厥做生意,有往来的人可是我王世充,并不是李渊,你不要弄错了这点!”

萧皇后冷冷地说道:“要是太平时期,也许如此,可现在是乱世,你远在南方平叛,跟突厥人还有什么交情可言?你要突厥人为了你,去杀了现在的合作伙伴李渊,是不是觉得突厥人都是脑子进了水?”

王世充笑道:“雁门之围以前,突厥人和李渊是朋友,可现在李渊的任务是领兵反击突厥人,他们的关系已经变了,从原来的朋友变成了敌人,再说,以李渊的狡猾阴沉,他绝不会在突厥人面前暴露是自己通风报信的,如果我所料不错,此事应该是长孙无忌所为,到时候他只消杀了长孙无忌灭口,就可以把自己洗得干净了。”

萧皇后冷冷地说道:“那你又能跟突厥人有多少交情?你是能引着突厥人南下入侵中原吗?做不到这点,突厥人凭什么要听你的话?”

王世充诡异地一笑,露出一口黄牙:“不谋万世者,不可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可以谋一域,北边的事情,我早就布好局了,只要你能限制住李渊的兵力,我就有办法让突厥人来弄死他,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得让杨广再征高句丽,把他所有的精兵强将都派来辽东去,以免这些人去救援李渊。”

萧皇后点了点头:“那你到底要我做什么,直说吧。”

王世充的眼中碧芒一闪,沉声道:“我要你劝杨广,现在就去江都。而且要骁果军一路随行。”

萧皇后奇道:“不是要杨广打高句丽吗,为什么又要他去江都?”

王世充冷笑道:“因为天下已经打得战火纷飞,只有江都和江南才给我扫清,让杨广在江都温柔乡里呆几个月,他就会真的以为天下安定,一定会再次作死,远征高句丽的,这叫欲擒故纵,明白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