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皇后叹了口气:“行满,我的陛下,你是要我站到你这一边,帮助你对付李渊吗?”

王世充摇了摇头:“我没这样说,因为你跟李渊应该也是多年的交情,要你现在就背盟,只会引起他提前发动,对我们并不是好事,而且现在明眼人都知道,杨广的隋朝已经注定要亡,群雄不过是在抢势力范围罢了,李渊已经是关陇首领,根基已成,现在又有兵在手,已经很难通过杨广消灭了,一个不小心,反而会害到我们自己,他应该也能感觉到你我的关系,绝对不会给你留下一击毙命的把柄。”

萧皇后微微一笑:“没想到这回你还挺关心我的嘛,居然肯为我设身处地地着想,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腹黑无双的绝代奸雄吗?”

王世充冷笑道:“你以为你的大梁就真的能跟他平分天下?你可别忘了,当年就是西魏的八柱国中的于谨,独孤信,还有上大将军杨忠这些关陇军人,在利用了你们萧氏为先导攻击西梁之后,又转而把你们萧梁变成了保护国,先是掳掠了全荆州的士民,然后又干脆顺手把你们灭国,杨坚这样做了,你觉得李渊就会信守承诺吗?”

此话说到了萧皇后心中最痛的地方,她双眼圆睁,厉声道:“够了,王行满,你这样成天揭我们的疮疤,很有意思吗?”

王世充哈哈一笑:“我的美娘啊,你怎么觉得我是在揭你们萧氏的老底呢?我只是说,你别以为李渊就能遵守和你的约定吗?跟他合作,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萧皇后冷笑道:“李渊靠不住,难道你王行满就是个值得依赖的盟友了?你现在就出卖我们,以后叫我怎么相信你会遵守约定?”

王世充的眼中碧芒一闪:“美娘,能让人遵守承诺的,不是嘴上的承诺,而是实力,我王世充有自知之明,我的出身不好,就算占了北方,也需要很长时间来慢慢收复世家之心,让他们能打心底里拥护我,可是李渊不一样,他本身就是关陇世家的首领,并不需要在北方花时间来巩固统治,他只要一统北方,马上就会南下攻击你的萧梁,你觉得你的那个聪明的侄儿,面对李渊,能撑多久?”

萧皇后的脸上阴晴不定,终于,咬了咬牙,沉声道:“既然李渊这么难对付,不如你我现在就联手,想办法把李渊给弄死,不把他留到未来的乱世!”

王世充冷冷地说道:“很困难,杨广在李渊的身边放了高君雅和王威,以监视李渊,但是这两个废物不可能制住李渊的,除非,除非是借助突厥人。”

萧皇后的双眼一亮:“说详细点,怎么个借助突厥人?”

王世充微微一笑:“你当我要杨广把所有军队都再次投往辽东,却偏偏不提李渊,为的是什么?”

萧皇后点了点头:“你是想让这些隋朝最后的忠臣良将,都去高句丽送死,就算他们能打赢,也让他们远离中原,一旦有事,也不可能再回来救杨广了,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