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园,天字号的地下密室里,王世充面带微笑,看着对面满脸怒容,包裹在一身黑色斗蓬中的萧皇后,悠然自得地喝着手中的酸梅汁,摇头晃脑,一言不发。

萧皇后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这个小室中的沉默,厉声道:“姓王的,你什么意思,是要主动背盟,跟我们萧氏为敌吗?”

王世充平静地放下了手中的茶碗,看着萧皇后的眼睛,淡淡地说道:“背盟?如果我要是背盟,美娘你现在还会站在这里,跟我这样说话吗?”

萧美娘的气势稍稍一衰,可仍然恨恨地说道:“你跟杨广奏对的时候,老娘可是就在当场,听得一清二楚,你敢说你没有向杨广进馋,说我们萧氏的坏话吗?若不是你的挑拨,杨广又怎么会这样对付我们?”

王世充的眼中碧芒一闪,冷笑道:“进馋?你敢说你们在太原的时候,就没有说过我王世充的坏话?萧美娘,你在江都的时候,在我床上的时候,对我可是千依百顺,还誓言不会背叛我,可是转眼间就在杨广面前说我拥兵自重,图谋不轨,你以为我在杨广身边就没有耳目,任由你这样摆布?”

萧美娘的脸色一变,颤声道:“你,你居然在杨广身边放了眼线!”

王世充冷冷地说道:“你可是一个连自己的丈夫,儿子都可以不要的可怕女人,你觉得我王世充会把自己的性命全都交给你手上吗?在江都的时候我们就说好了暂时不能要杨广的命,要让他继续存活一段时间,可你是怎么做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回杨广的雁门遇袭,就是你和李渊搞的鬼!”

萧美娘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的神色,转而哈哈一笑:“王世充,我的陛下,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点吧,我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跟李渊扯上关系?你这是在试探我吗?”

王世充的嘴角勾了勾,眼中闪过一丝冷酷的神色:“其实我早就怀疑你和李渊早有联系,西域那里我的生意给李渊一锅端了,不管我的商号挂靠在谁的名下,都没有逃过他的情报,可是我跟李渊一向没有交情,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在西域的生意?思来想去,只有你萧皇后,还有我的几个生死之交,才会知道我在西域的所有生意,才会给李渊提供这样的情报。”

萧皇后的红唇抿了抿,沉声道:“这只是你的猜测,没有任何的证据,我跟你合伙做生意,就一定会坑你吗?要知道你在西域损失惨重,我也是一样!处罗可汗是我们当年联手扶上去的,现在给赶了出来,难道我又有什么好处吗?”

王世充冷笑道:“若我有真凭实据,早就跟你摊牌了,就是因为暂时没有查到任何证据,我才暂时隐忍的,这回我故意在江都跟你说放过杨广,就是知道你早早地起了背盟之心,杨广若死,我用来要挟你的那件内衣,也就失了作用,你也就不用担心跟我的事情败露,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