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皇后坐直了身子,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她一边掠着额前的秀发,一边正色道:“不开玩笑,这次的机会真的很难得,你有办法吗?”

王世充也收起了笑容,他感觉到萧皇后这回确实很认真,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不,不行,现在我还不能让杨广马上死。”

萧皇后的脸上闪过一丝疑虑:“为什么,现在天下已经大乱了,就连江都和关中这两个核心地区,也是乱民四起,完全实现了你的想法,为什么还要留着杨广?这跟你原来的设想,完全不一样啊。”

王世充冷冷地说道:“原来的设想?你说说我原来的设想是什么?”

萧皇后咬了咬牙:“你不就是想要害死杨广,天下大乱后,趁机掌握兵权吗,现在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军队,杨广若是这个时候死了,那天下各地的拥兵大将,都会趁机自立,我到时候会帮你,帮你控制东都,让你成为辅国大将军,你再慢慢收回各地军将的兵权,这样你就可以一统中原和北方了。”

说到这里,萧皇后顿了顿,沉声道:“不过,你也得遵守和我的约定,让铣儿能恢复大梁成功,以后与你永远为兄弟之邦,互不侵犯。”

王世充的眼中闪过一道耐人寻味的神色:“怎么,你做这一切,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的好侄子?”

萧皇后叹了口气:“现在,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男人,我的依靠了,我的心里,自然会是向着你,但是你别忘了,我是萧家的女人,这血缘是无法割舍的,你只要遵守承诺,让我大梁复国,铣儿是绝对不会背叛你的,我们大梁当年也是真心地向西魏称臣,如果不是他们背信弃义在先,我们也会一直感激西魏的好处,哪会心生怨念呢?”

王世充冷冷地说道:“可我又怎么相信,你是为了我,而不是为了你的萧梁帝国呢,你能背叛杨广,为什么就不能背叛我?”

萧皇后咬了咬牙:“我的君上,你又不是不知道,南北风俗迥异,北方铁骑在江南水网之地难行,而南方的步兵车船到了北方平原上,也不是铁骑冲杀的对手,这才会有南北朝分裂几百年,所以我侄儿不敢做北伐中原,一统天下的梦,只求保南边半壁江山就行。”

王世充笑道:“那你的好侄儿,准备什么时候起兵呢?”

萧皇后的美目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杨广一死,他就会起兵,因为杨广在时,他是隋朝的官员,还不好动手,但杨广一死,各地的将领,郡守,县令们一定会纷纷自立,这才是起事的好时机,怎么样,君上,你帮我侄儿,帮萧梁就是帮你自己,难道到了现在,你还想继续给杨广卖命,成天提心吊胆地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