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万春厉声道:“乙支将军已经失去了指挥的理智,现在我杨万春接管指挥权,传我将令,与敌接触的两千骑,战斗到死,剩下的部队,全速向东转进,有回顾者,斩!”

尉迟恭狠狠地一鞭击出,把眼前的一个与他厮杀的高句丽军官,打得脑壳开花,红色的血液和白花花的脑浆,散了一地,他勾了勾嘴角,喃喃地说道:“他娘的,又打坏一个脑袋,亏大了,老寻,我砍了多少个了?”

一边的寻相骂骂咧咧地把长槊从一个高句丽兵的胸前抽出,意犹未尽,一拉马缰,战马高鸣一声,双蹄前立,重重地踩了下去,把这个高句丽兵的胸口踏得稀巴烂,内脏流得满地都是,这种血腥的滋味让寻相无比地爽快,他抹了抹脸上的血迹,说道:“老黑你自己不会数啊,上次问我的时候,大概是六十七个吧。”

尉迟恭点了点头:“懒得去割了,反正叔父说过,有你帮我记数,那之后我又杀了二十一个,现在是八十八啦。”

寻相嘿嘿一笑,一指地上的那个给打破脑袋的高句丽军官:“这个可不算,八十七个!”

尉迟恭不满地勾了勾嘴角:“你多算一个会死啊。”突然,他大叫起来,“不好,高句丽人要逃,兄弟们,追杀逃敌,追杀逃敌啊!”

五天后,辽河渡口,西岸,隋军的辅兵们正在忙碌地拆着十几道浮桥,李渊骑着高头大马,远望西岸,脸色阴沉。

李世民骑着特勤骠,站在李世民的身边,在他们的身后,大军正高唱着战歌远行,终于摆脱了这恶梦般的征战,在扔下了二十多万同袍的尸体后,这回大家终于又踏上了故国的土地。那种兴奋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李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征辽之战,就这么结束了。也不知道,还要过多久,我们才能重新踏上这片土地。”

李世民微微一笑:“世民相信,在孩儿的有生之年,一定会亲自踏上这块土地。完成我们中原王朝未竟的心愿。只不过。。。。”他勾了勾嘴角,“接下来恐怕很长的时间,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稳定内部了。”

李渊点了点头,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向着本方的后军赶去。长孙无忌看着远去的李渊,叹了口气:“世民,这回我军为什么还要留下三四千老弱残兵在后面,给敌军抄掠,送人头呢?前天明明已经大败高句丽骑兵。斩首四万多,按说没必要这么担心的啊。”

李世民冷冷地说道:“就是因为高句丽前日的惨败,所以一定会在我军过河前找回场子,杨义臣的军队前天就过河了,我们这是最后一批,若是让他们粘上,可就麻烦了,这支部队里有近半是关陇家族各家给我们的部曲亲兵,若是损失了,就是跟他们搞僵了关系。而这些老弱辅兵,则不能给我们带来什么,现在我阿大,考虑的已经是之后乱世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