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还在惊愕之中,又是一阵箭矢着盾的声音,烟味越来越大,大家终于明白过来敌军是在用火箭袭击,许多人的手上已经被从木盾上传来的火苗烧到,刚才那个大声高叫“隋军懦夫”的队正这回声嘶力竭地大叫道:“火箭来袭,快扔木盾,快!”

他话音未落,第三拨火箭又劈头盖脸地射了过来,尽管有不少骑士已经扔掉了手中的木盾,但身后的战车和刀盾也是木制,照样被钉上了大把的火箭,顿时在这三千人的队伍里和后方燃烧起了熊熊的大火。

尽管现在基本上无风,但这时候正值七月盛夏,这块平原上的空气非常干燥,加上碰到大量的木头,火势“腾”地一下就蹿了起来,越烧越烈。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一下子勾起了就在一个多时辰前还被火追着屁股后面烧的叛军重骑护卫们心底深处最恐怖的回忆,三千援军中还没进入车阵的那一千多人立马扔掉了手上的木盾,转身向后面逃去,而前方正在作战的骑士们也多数心生恐惧,开始心猿意马地且战且退,不少人四下张望开始找寻逃跑的通道了。

一阵骑兵们所专用的二石弩机纷纷击发的声音响过之后,一拨黑压压的弩矢带着忽啸的风声破空而过,直接钉到了逃在最前面的数十名叛军重骑护卫的前胸之处。

这些人连哼都没哼一声,由于惯性作用,身体还保持着奔跑的状态,他们向前奔出两三步后,一头栽倒在地上,吐出几口鲜血,一下子断了气,脸上的神情除了恐惧更有惊惧。

后面的逃兵们一下子象是中了定身法,全都站在了原地,再也不敢迈开腿来。多跑一步。

杨玄纵那张被熏得一块黑一块白的脸上遍布杀机,身后跟着三百名持着骑弩的中军护卫,一柄宝剑在日光下精光闪耀,而他充满杀意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回荡:“有后退过我这位置一步的!斩!”

逃兵们回过了神来。一个个面面相觑,虽说军令如山,可是身后已经成了一片火海,想要再冲回去实在是让大家心中打鼓,一个旅帅模样的军官小心地问道:“二将军。火势太大,我等实在难冲进去啊,并不是我等不想尽力作战,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杨玄纵冷笑了两声,厉声道:“慌什么,现在无风,这火只是烧了那战车木盾附近,火带也不过十余步宽,咬咬牙直接就冲过去了,你也知道军令如山。本将军既然下了这条命令,就没有收回的道理,进者生,退者死,就这么简单!”

不知哪个士兵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让我们去送死,你怎么不去?”

杨玄纵听到这话后,一下子跳下了马,对着所有逃兵吼道:“现在就让你们就看看本将是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他咬了咬牙,从人群的空隙里大步向前,走到了熊熊燃烧着的烈火带前不到十步的地方。

热浪伴随着浓烟一起袭来。杨玄纵把身后的披风一脱,眼睛一闭,猫着腰就钻进了那条灼热的火带,须臾。他的声音就从烈火带的另一边清楚地传了过来:“本将军已经安全过来了,你们还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