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韦霁和隋军的弓箭手们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在壕沟之后,密密麻麻的叛军已经列起了阵形,前排的士兵们都抬着又厚又长的木板,那长度足以从沟边延伸到大营的栅栏之上,这是攻营所必备的冲板,有两到三人宽,可供士兵们直接借着这斜搭的冲板之助,冲进大营!

韦霁如梦初醒,大吼道:“快,放箭,放箭,长槊手赶快上前,阻止他们冲进来,快!”

韦霁的话还没来得及被身边的传令兵以号角和旗语的方式传达,就只见对面的叛军阵形中突然冲出了千余名手持长槊,全副武装,高大强壮的壮士,为首一人,身如铁塔,金盔金甲,端着四米左右的长槊,高高举起,而其他的壮士们,也尽是杨府的家丁部曲,叛军的悍将勇士,杨玄纵,杨玄挺,顾觉,韩世谔,周仲隐等人,全都亲自上阵,带着属下最精锐的勇士,举槊持棍,站在了军前!

只见杨玄感的眼中精光暴闪,沉声大喝:“冲啊!”他第一个冲了起来,那四米长的钢槊瞬间放平,在众人的鼓舞与助威声中,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越冲越快,几个箭步下来,就冲到了沟前,长槊猛地向前斜下方一刺,正好扎进沟的另一边的土里!

而杨玄感的身躯,借着这一冲击之势,腾空而起,就象个撑杆跳高运动员一下,高高地飞上了半空之中,越过了那尖头栅栏,以一个完美的弧线,落到了对面的大营之中,直过了栅栏之后大约三丈左右的距离,才潇洒地,稳稳地落地,而他紧紧抓着的槊尾,猛地一抽,再一缩。变到了一丈左右的标准格斗步槊长度,森寒的槊尖直指面前的数千隋军,气势如虹,震得连搭弓上箭的隋军弓箭手们。也都个个张大了嘴,竟无一人想起放箭!

叛军的队伍中,发出了一股欢呼之声:“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杨玄感落地之后。马不停蹄,发一声吼,直接杀进了离自己五六丈远的隋军大队之中,长槊一抖,泛起一阵枪花,三个弓箭手应槊而倒,而其他人如梦初醒,刚想放箭,却发现杨玄感已经杀进了人群之中,与本方同伴混战起来。

杨玄感长槊舞得如水银泻地一般。密集弓箭队形的隋军箭手们,根本无法与之相格斗,不少人刚刚举起了弓身,想要挡这一槊,却被一股子大力生生砸倒在地,槊尖划过胸口与脖颈之处,无不骨断筋折,人头如同给切下的西瓜一样,到处乱滚,几百名弓箭手。竟然就给杨玄感一人杀得阵脚大乱!

而杨玄感的身后,杨玄纵,杨玄挺,韩世谔等人。纷纷跟着杨玄感的脚步,开始冲刺,有样学样,把两三米长的长槊作为撑杆,往沟外一插,然后支着整个身体飞越那栅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