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话间,营外却突然亮起了几千上万个火把,把这夜空照得如同白昼,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齐声呐喊:“活捉达奚善意,活捉达奚善意!”

达奚善意吓得脸都白了,顺势看去,只见火光之中,一面“杨”家大旗高高立起,而杨玄感全副披挂,威风凛凛地骑着黑云宝马,正在这大旗之下来回逡巡着,身后的火光一片片地闪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靠近寨门方向的不少隋军军士,直接就扔掉了武器,脱下盔甲,跪倒在地,大喊:“某等愿降!”

达奚善意这时候再也顾不得弹压和反击了,连忙脱去了衣服,换上一件小衣,在桑显和跟十几个贴身亲卫的率领下,抢了十几匹战马,连鞍鞯也顾不得配上,直接就骑在光秃秃的马背上,向着南边狂奔而出。

红拂还是刚才的那身小兵打扮,走到了杨玄感的面前,笑着对杨玄感一拱手:“红拂见过大帅,幸不辱使命。”

杨玄感哈哈一笑,转头对着身边的李密说道:“好了,不用演戏了,让大家放下火把,收拾大营吧。火速扑灭寨中的大火,不要把这些得之不易的兵器甲仗给毁了。玄挺,带一千人,把俘虏分别看押,老规矩,愿从军的留下,不想留的就放他们走。”

李密和杨玄挺笑了笑,分别领了不少士卒而去,这时候红拂才看到,刚才看起来还成千上万的火把,原来是每个军士手中拿了两到三把,而每个人的面前,还插了一两根,远远看去,仿佛是几万人的规模呢,可实际上加起来,也不过两三千人而已。

红拂笑道:“公子,你的这招是哪里学来的?兵法上的疑兵之计吗?”

杨玄感哈哈一笑,下了马。拉住红拂的手,向着营外的一个空地走去,红拂的粉脸微微一红,小声地说道:“公子。这样,这样不太好吧。”

杨玄感笑着摆了摆手:“无妨,今天大胜,再说了,我还有些事情要找你商量呢。”

红拂点了点头。就这样给杨玄感牵着上了那个小坡,杨玄感登高而望,只见寨子里,大批的降兵穿着百姓的衣服,垂头丧气地被押出营外,在寨西的一片空地上坐下,几百名军士正在奋力地扑打着火苗,而千余名身着帆布,头扎黑巾的军士们,正兴高采烈地把地上被扔得到处都是的铠甲军器拾起。然后象蚂蚁搬家似地一堆堆地搬到营外空地之上。

杨玄感长舒一口气,笑道:“这东都的防备,看来比我想象的还要松驰,号称番上的府兵,只要略施小计,放几把火,动摇一下军心,就彻底地崩溃了,我看王世充是言过其实,这东都根本不是不可攻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