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充微微一笑,说道:“正是,陛下之所以一直没有让突地稽回勿吉故地,是不是怕他无路可回呢?”

杨广点了点头:“不错,上次的平壤之战中,高句丽军本身倒不是太强,可是契丹,奚族,同罗,勿吉这些仆从蛮族的骑兵 ,却是厉害得紧,即使是百战宿将如宇文述,于仲文等,也是众口一词地说这些蛮族骑兵剽悍凶残,来去如风,完全不比草原霸主突厥的骑兵逊色,甚至在凶悍野蛮上,有过之而无不及,若能将之收服,无异于断高句丽一臂!”

“上回的高句丽之战后, 正如你王爱卿所说,高句丽的君臣互相猜忌,上下失和,这些仆从部落打了胜仗之后,按照约定向高句丽国王高元讨要封赏,可是高元却以本部经历了战事,征召来的民兵们因为从军而没时间收获粮食,自己也闹了粮荒,所以只是象征性地给了这些部落一些钱粮,让他们去辽东,找渊太祚去要封赏。”

“可是辽东被我军围攻了半年有余,情况更惨,渊太祚更没有钱去打发这些蛮族骑兵,而且也怕高元驱虎吞狼,借这些蛮族在自己的辽东地界长久驻扎,所以就想了个办法,拿出一部分的库存去给几个大部落,收买他们,让这些大部落去攻击,驱赶其他的小部落。契丹人的几个大部落,因为规模庞大,又互相联合,所以成了执行这一命令的天然盟友。”

“这个突地稽的部落不大,在勿吉诸部中算是小的,因为一直拿不到封赏,所以就留在辽东找渊太祚要钱,可是没想到等了一个多月,等来的不是赏赐,而是跟他们一向有仇的契丹羽陵部骑兵。”

王世充笑着点了点头:“这招以夷制夷,驱虎吞狼的办法果然有效,勿吉骑兵虽然凶悍,但人数太少。离了深山密林的老家,在平原上不是契丹人的对手,想必这突地稽的损失也是非常惨重吧。”

杨广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朕已经查清楚了,这突地稽嘴上跟朕说。他还有五千多户人口,一万多战士,但朕的探马回报,逃回他老家的只有不到二千家,战士也不过三千。若不是到了这种山穷水尽的地步,他也不会抛弃老家,请求举族内附了。”

王世充笑道:“可是据微臣所了解,现在我军在辽河东岸所占的几座城池,北方正好就是契丹羽陵部的地盘,就是突地稽想要内附,也得经过这羽陵部落的区域,要么他就得穿越高句丽的辽东领地回来,那个可能性更低,陛下是不是在担忧羽陵部不肯让出通道。放行呢?”

杨广叹了口气:“以前我们大隋,跟这些契丹人从来没有打过交道,他们又跟勿吉人几百年来都一直仇杀,朕烦的就是这个事情,要是派兵护送突地稽回到勿吉,那就要分散第二次攻击高句丽的兵力,朕这次不想再分兵各路,就想大军云集,稳扎稳打,直取辽东城。这也是你王爱卿上次说过的战法。各位将军多数认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