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弦的震动声不绝于耳,高句丽的羽箭如蝗虫一般,铺天盖地,黑压压的箭云,覆盖了整个天空,那些还在埋头在地上抢钱的隋军士兵们,只觉得眼前一黑,再一抬头之时,映入眼帘的却是直奔自己的三棱箭头,冰冷,闪着寒光,带着死亡的呼啸,无情地向着自己扑来。

一大半的隋军因为要捡钱,甚至连身上的铠甲都脱了,盾牌扔在地上,向着里面的背面堆上铜钱与金银元宝,这让他们在刚才的抢钱大战中赚了个满堂彩,却也让他们只能以血肉之躯来面对高句丽的箭雨,惨叫声不绝于耳,羽箭穿刺人体的声音响彻着宫城周围几里方圆的空间,隋军的将士们如同被风吹倒的茅草一样,一片片地倒下,甚至连哼都不及哼出一声,就被射成了一个个的刺猬,带着不甘和疑惑,离开了这个世界。

四周城楼上的高句丽箭手,加起来足有两万,皆是那高句丽各军之中精选的弓箭达人,射速极快,手上都抄着四五支箭,随发随搭,甚至都省去了不少到箭囊中取箭的时间,一分钟内,箭箭连珠,可以射出十余箭之多,对着城下的隋军,形成了全面的箭雨覆盖,甚至没给这些隋军留下一点穿上铠甲,举起盾牌,或者是举起弓弩反击的机会。

数千名隋军将士回过了神来,杂乱无章地,自发地向着高句丽大开的宫城城门方面冲去,可是刚才还空空如也的宫城里,却几乎是一瞬间就多出了密集的高句丽军阵,前排的士兵穿着铁甲,举着长枪,持着大盾,就在城门洞中形成了十列以上的,牢不可破的盾墙枪林,好不容易冲到高句丽这军阵前的隋军,因为不成阵列。十几人,几十人上去地接阵厮杀,却几乎不能给高句丽人造成任何伤亡,反而是自己被十杆以上的长枪穿刺。一个个身上血洞遍布,化为高句丽阵列前的一具具尸体,却是无法冲入宫城中半步。

来护儿看得双目尽赤 ,尽管他也预料到高句丽可能会有伏兵,却万万没有料到他们的主力尽在城中。又占了绝对的地形和高度优势,隋军刚才忙于捡钱,连将官都是亲力亲为,完全没有组织,甚至也没有起码的防护,给高句丽军这样在城楼上攒射,只片刻功夫,四万多大军就死伤大半,还能指挥得动的,也就自己这边的三四千铁甲步骑了。

来护儿迅速地判断了一下周围的局势。凭自己手中的这点兵力,想要攻进宫城,已无可能,高句丽人显然是在这平壤城中布下了天罗地网,就是要把自己一举全歼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冲出生天,若是敌军关了城门,那就走不脱了!

主意打定之后,来护儿迅速地吼道:“全军听令。步军大盾守住正面,徐徐而退,骑兵打头阵,前队变后队。后队变前队,给我迅速地冲出城去!”

来整暴诺一声,正要拨转马头,却又想到了什么,嘴角勾了勾,说道:“父帅。这宫城下的弟兄们怎么办,不管了吗?”

来护儿一咬牙:“生死有命,管不了这么多了,快撤!”

来整恨恨一拍马鞍,大声吼道:“铁骑兵,随我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