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征静静地听着,直到王世充说完,才长舒了一口气,笑道:“原来主公早已经打定主意了,那又何必问我呢?”

王世充摇了摇头:“人的考虑都是会有局限性的,即使我也不例外,我的这些考虑,也未必是周全,如果玄成你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合适,我需要你大胆地指出,你这个谋士,也应该做这个。”

魏征叹了口气, 说道:“其实即使是现在,我也不完全认同主公的想法,我不觉得高句丽人能掀起什么风浪,或者说在未来能对中原王者的角逐起到什么影响,但是主公上次在辽河时所说的,让隋朝吞了一半高句丽,要派兵镇压,无法撤回国内的做法,我是赞同的,因为这对我们在中原的起事有利。”

“主公,说老实说,我们的重点,永远是在中原腹地,而不是在高句丽,或者是国内的角落之处,象幽州,江东,岭南,巴蜀这些地方,都不能成就帝业,只有迅速地夺取东都,或者是关中要地,这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比起高句丽,我其实更担心的还是吐蕃。”

王世充微微一笑:“怎么,在玄成看来,吐蕃比突厥还要难对付吗?”

魏征点了点头,正色道:“不错,突厥人本质上就是一伙没有大志的强盗,到处打劫,不愿意给束缚,却也并没有入主中原的想法,他们在势力最强大的时候,也只是挑动北齐和北周互斗,而没有趁着中原分裂的时候大举进入,足见其对于中原的农耕地区没有兴趣可言,即使换了那个始毕可汗,所图的也是建立草原上的霸权,而不是象北魏那样,成为中原的王者。”

“可是吐蕃不一样,他们的扩张野心非常强,我看了他们的历史。也和那邦赛色则聊过不少,深深地感觉到这个民族的可怕,听李靖上次说过他们是如何地灭掉苏毗女国的事情,这机心。这手段,完全不逊色于玩了一辈子权谋的中原人,而且这个新兴的民族扩张性很强,现在只是因为他们还没有一统雪域高原,还有象雄这样的国家在拖着他们。一旦他们一统高原,那势必要向外扩张,到时候北边的吐谷浑固然是首当其冲,但在我看来,向南边进入巴蜀的松州地区,还有宁州地区,也会是一个必然的选择。”

王世充一听来了兴趣,沉声道:“你是说吐蕃人会直出巴蜀?”

魏征的眼神中透出一丝忧虑:“其实这些天我已经接到一些情报了,只不过怕主公忧虑,没有向您汇报。正好今天您提到这个,就跟您说一下,这一年多以来,吐蕃的不少商人,探子,频繁地出现在巴蜀和南宁州一带,他们显然不可能是从北边的吐谷浑那里绕过来的,而是应该找到了一条从雪域高原的南方 ,直接进入到巴蜀和南宁州一带的通道,通道的出口。应该就是在主公曾经去过的泸水一带。”

王世充回想起当年跟着史万岁,张须陀南征南宁州的事情,一恍十几年过去,往事却还是历历在目。不仅唏嘘一阵,说道:“那这些吐藩商人,也是来探路的吗?”

魏征的表情变得异常严肃,摇了摇头:“不,他们不止是做贸易,探路。好像也和南宁州的南诏部落也打得火热,当年史万岁远征南宁州,消灭了东西两爨,在南宁州一带出现了权力真空,原来还弱小的南诏部落趁机崛起,填补了这个真空,隐然已经成为天南一霸了,而隋朝自从清洗了杨秀之后,不仅是南宁州的军力形同虚设,就连巴蜀都是兵力空虚,西南一带,有着巨大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