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广本来都准备下令准奏了,突然听到了王世充的话,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宇文述更是嘴角抽了抽,看向王世充的眼光里怨气一现,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神色,沉声道:“王将军,本将所言,有何不可呢?”

王世充本来今天是不想跟宇文述当面作对的,但是现在他的心思已经全转变在帮助杨广拿下辽东,为中原扬威,为麦铁杖报仇,也为把隋朝的国力,军力长久地陷在关外,所以他的一举一动,都开始是为迅速地平安辽东来着想。

王世充看了一眼宇文述,说道:“末将以为,这次我军出征辽东,讨伐高元,是吊民伐罪,以有道击无道的正义之师,既然师出有名,那么就应该在行天威之余,也要行我大隋的浩荡天恩,以感化这些化外之民,怎么能跟这些凶残野人一样,行此禽兽之举呢?”

帐内众将,大多流露出一份不以为然的神色,甚至是鄙夷,尽管王世充渡河以来打得不错,在诸军之中也算是突出的,但众人都对其还是有些不服气,宇文述那种以血还血,以杀止杀的做法,才符合这些关陇军人们的暴力理念。

王仁恭冷冷地说道:“王将军,高句丽军连京观这种残忍的做法都使出来了,而且这次进攻他们的大营,这些高句丽人拼死抵抗,死不投降,我军的将士伤亡极多,你不是不知道,想必你的部队冲锋在前,部下也早已经怒火中烧了,要是将士们看到麦将军的部下们不仅没被安葬,还被高句丽人如此侮辱,不用我们下令,他们就会自发地杀掉这些高句丽俘虏,这才是人之常情,你为了那些轻飘飘的仁义道德,强行压抑军心。只怕有损士气啊。”

王世充微微一笑,说道:“士气是靠着高昂的求战**,而不是杀红了眼的以杀止杀,如果在辽河开了这个口子。那么接下来我天兵就会成为一群失去了人性的野兽,攻城之后,也一定会放手大杀屠城,这和陛下当初制订的攻城为下,攻心为上的策略。完全违背,即使攻下辽东,也不过是得到一座又一座的死城而已。”

薛世雄笑道:“我等离国千里,来此荒凉寒冷的辽东之地,兴兵除暴是一回事,但也不能无休止地助长高句丽人的气焰,他们若是顽抗,那我们就坚决地消灭,破城破寨之后,鸡犬不留。这样才能恩威并施,震慑其胆。”

辛世雄冷笑道:“王将军,你前日里攻破敌营之后,可是大发善心啊,把那几百个高句丽俘虏全给放了,以为这样就可以瓦解敌军的斗志,结果呢?那些高句丽人还不是顽抗到底?你那套收买人心,优待俘虏的作法,对付那些北边的突厥,西域人还可以。因为这些人本就无忠义廉耻之心。可是高句丽的民族性格却很顽强,从将到兵都是非常顽固,你指望靠释放俘虏来瓦解敌军,根本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