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瑀的眉头仍然紧紧地锁着,沉声道:“王世充,咱们也不用拐弯抹角了,不过在我们谈话之前,你先说清楚一件事,然后我才考虑要不要和你合作。”

王世充微微一笑:“萧老弟,你是不是想问,我这回跟你的合作,会不会有损大隋的江山社稷呢?”

萧瑀点了点头:“不错,萧某与家姐也有言在先,若是有害于大隋的事情,萧某是绝对不会做的。虽然姐姐还认为自己是大梁国的人,但大梁已经亡了快三十年了,建国时间也才不到十年,谈何复国?大隋对我们梁国的亡国宗室,不仅不杀,而且荣华富贵,应有尽有,可谓仁致义尽,若是恩将仇报,即使得到天下,也是有亏神明,必不能长久!”

王世充笑着摇了摇头:“萧老弟,时间紧迫,你这番大道理还是跟你姐姐去说吧,这回至尊把你姐姐从冷宫里放了出来,就是因为身边之人不可信,上次因为宇文述举报那个流言,而且当时你萧氏一族确实风头太劲,不得不让人心生顾虑,所以至尊才会对你们萧氏采取了这种手段。可现在如果不出我所料,他叫出你姐姐,还让她旁听和我的奏对,应该是对宇文述产生了疑心了。”

王世充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言论,尽量不象对杨玄感和裴世矩时那样直呼杨广的本名,而是一口一个至尊,这样可以拉近和萧瑀的心理距离。

萧瑀的双眼一亮:“何以见得?”

王世充正色道:“这次远征高句丽,本来已经内定宇文述为主帅,以他上次对吐谷浑的表现来看,如果是必胜之战,一定会想方设法给自己的家族捞功,尤其是全军前锋这一重任,会千方百计地给自己那个骁勇善战的孙子宇文成都抢到,以便积累足够的功劳,把还在当奴隶的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给放出来。”

萧瑀点了点头:“不错,上次吐谷浑之战后。本来宇文述曾经暗中表示过这种意思,但至尊还没有消了这两个家伙走私生铁,欺瞒至尊的气,所以只赏了宇文述大量的钱财。还给宇文成都升为天宝大将军,却没有提及宇文述的两个儿子,所以这回有征战高句丽的机会,宇文述应该抢功才是,他不去抢。定是信心不足,不想大败之后得罪免官!”

王世充笑道:“想不到萧老弟一介文官,对军国之事也是在行得很啊。” 萧瑀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一闪而没,一边抚着自己的胡子,一边说道:“作为朝廷命官,自然要对国事上点心,这战阵之事,首先要庙算,将军决胜。又岂是在沙场之上?”

王世充发现这萧瑀有几乎所有文人的通病,那就是清高,爱虚荣,在自己这样的商人之子面前,总是要有意无意地摆出世家高门子弟的优越感,即使在自己并不擅长的军事上,也是如此,他决定再继续顺着萧瑀的意思,让他进一步表现,反正这也是今天晚上自己来的主要目的。借此机会正好看看此人懂多少军事,若是他真有战略眼光,也省了自己不少口舌教导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