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伦的脸上肌肉都在跳动着,恨恨地说道:“高宝义,你别以为你们玩了花样,就可以笑到最后,即使你这回只带了一个高句丽的仆人,仍然可以说你们突厥私通高句丽,而且始毕可汗也说了,乙支文德就在高句丽,他亲自吩咐把乙支文德运了出来,然后交给我们的!”

高宝义笑着摇了摇头:“既然始毕大可汗说了乙支文德在他那里,封副使找他要人就是了,何必为难区区在下呢,高某只是奉命行事,把这车中之人送到阴山的汗庭去,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

长孙无宪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厉声道:“你这混球!竟敢…………”他袖子一挽,上前两步,一下子抓住了高宝义胸前的衣服,右手沙包般的拳头高高地举了起来,就要动粗。

封伦突然说道:“长孙将军且慢!”

长孙无宪微微一愣,松开了手,高宝义神色平静地整理着自己胸前的衣襟,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封伦看了高宝义一眼,一言不发,转身就向着外圈走。长孙无宪不明就里,紧紧地跟了过去。

走出百余步外,到了第三重圈子外的一处空地里,封伦才长叹一声:“长孙将军,这回怕是我们给这帮突厥孙子给耍了。”

长孙无宪的眉头一皱:“你是说,始毕可汗那个狗东西骗我们?”

封伦摇了摇头,转头看着在圈内围着一个火堆开始盘膝坐下,自顾自地拿出一个酒囊灌起马奶酒的高宝义,恨恨地说道:“不,你错了,只怕是始毕可汗给他的大哥耍了。”

长孙无宪心中一动,眼睛眨了眨:“此话怎讲?”

封伦叹了口气:“其实乙支文德肯定是来了突厥了,而且今天就在大利城,那始毕可汗本来贪图生铁交易的利益,一时头脑发热。就接纳了乙支文德,或者说他可能自己也有自立之心,想拉着高句丽以为外援,总之至少在昨天之前。他是想偷偷地和这个乙支文德达成协议的。”

长孙无宪点了点头:“不错,但是我们这个使节团封锁了消息,秘密出关,然后突然通知了始毕可汗,这让他措手不及。所以他昨天在慌忙之中,一边派人召集各部落的头人前来大利城,一边把本来在王宫的乙支文德,秘密转移到了咄必大特勤那里。等到今天的时候,他下定了决心,要把乙支文德交出来,所以就通知咄必大特勤派这个高宝义带着乙支文德去汗庭,对吧。”

封伦的嘴角勾了勾,冷笑道:“不错,他是不想担这责任的。想把此事全推给咄必大特勤,毕竟在这么多部落首领的眼里,一个连自己的大哥都要出卖的可汗,是不值得追随的,所以他不敢在大利城里公然拿下乙支文德,而是一边让咄必大特勤派人送高宝义出城,一边又让你通知我们,半途截杀。”

长孙无宪咬了咬牙:“会不会这事一开始就是始毕可汗和咄必大特勤商量好的,故意给我们做了个局?趁着这机会,好把乙支文德转运出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