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晚上还有一章,敬请期待。

张定和扭头对着身边一身锁子甲的副将柳武建喝道:“柳将军,速速调集骑兵迎战,本将先率将军卫队扼制住吐谷浑人的突围!”

王世充的嘴角勾了勾,装着很关切的样子说道:“张将军,一定要小心啊,那个锦袍金冠的家伙看起来象是吐谷浑的伏连可汗,他这次应该是出来拼命的,切不可轻敌啊!”

张定和哈哈一笑:“行满,你瞧好吧,今天我老张一定要生擒这伏连可汗!”他厉声向左右下令道,“卫队,随我出击,有杀敌擒敌者,重赏!”

张定和身后的五百多名铁甲骑士发出一阵欢呼声,辕门大开,张定和单手挥舞着一杆重达百斤的大斧,一马当先,对着正冲出山道,想要在平原上列阵的吐谷浑骑兵就冲了过去,而五百多隋军铁骑,紧随其后,卷起一道烟尘,如同一条黑色的长龙(张定和所部铁骑全部是黑色的铁甲)。

王世充冷冷地看着张定和所部冲了出去,对着身边的单雄信低声说道:“该我们出场了!”

张定和奔驰在队伍的最前方,他的眼中只剩下那个金冠锦袍的人,吐谷浑的骑兵战斗力是他所见识过的,与突厥大战过的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这些游牧民几乎是一触即溃,完全不敢跟他面对面的厮杀,所以他完全不在乎那五六千冲出山道的吐谷浑骑兵,万军之中取可汗首级,这才是大隋上将,左屯卫大将军张定和应该做的事!

不知为什么,今天张定和在冲刺的时候,总会觉得脖子上十年前的箭伤一阵阵隐隐作痛,这凄厉的北风仿佛又吹开了已经结痂多年的伤口,透脖子地凉。他咬了咬牙,把甲胄中的征衣向上提了提,盖住了自己的喉咙。这下让他的感觉好了许多,天空中不知何时开始飘起了小雪,战马的铁蹄踏在这覆了一层薄霜的雪地上,“咔咔”直响。把刚才出寨时那种动若雷霆般的声势也减弱了许多。

很快,张定和所部已经冲到离对方的骑阵不到两里的地方,今天的张定和没有摆出任何阵形,完全是以正面的散骑阵线直冲对方,而那个在黑狼大旗(吐谷浑的王旗)下的金冠贵人。则是他现在唯一的目标。

吐谷浑的骑兵开始乱哄哄地放箭,由于他们也没有来得及列阵,也没有统一的号令和指挥,这箭放得是杂乱无章,也根本不可能射中两里外的张定和,那名黑狼大旗下的金冠贵人一看形势不妙,拨马转身就向着山道处回撤,而吐谷军的骑兵们也四下散开,只有一千余骑还跟着那金冠贵人一起企图向着城中逃去,这一下跑得是混乱不堪。就连那面黑狼大旗都在乱军中倒了下来,落到了地上,给争先恐后逃命的吐谷浑军踩得是千疮百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