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7章 1508. 新生预感

对电影中的角色来说,小泉今日子是“杀人”,中森明菜却是要“杀夫”。后者所背负的,要比前者沉重许多。即使如此也还是迈出这一步,中森明菜的角色,看似是一个被拯救者,实际上反而是意志更为坚定的那一方。

中森明菜近来琢磨角色,觉得剪短头发会更加贴近人物的形象。

但是,她所饰演的,不是一个在决定要做下这件事的时候,才变得坚强的角色,而是自始至终,无论处于何种境况,心中也有一簇微小火苗的人。

剪短发是件要下定决心的事。

生出要剪短长发的决定,中森明菜的心里,此刻也有一簇火苗跳动着。

……

周一,滨崎步重新出现在早餐的餐桌前。少女的情绪似乎已经恢复。她走到岩桥慎一的旁边,站住了。

岩桥慎一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滨崎步端起的平静神态,瞬间染上羞涩与尴尬。这倒微妙地中和了她身上明艳锐利的气质。

“岩桥桑。”滨崎步嗓子干巴巴的。

岩桥慎一点了点头,心平气和,却也没多说什么。滨崎步在自己的位置坐下,十分尴尬。

小狗健太来她脚边跑来跑去。滨崎步如蒙大赦,站起身来。她看了一眼岩桥慎一,在那一瞬间,觉得岩桥桑想要和她说些什么。

可是,只听到岩桥慎一把报纸翻得哗啦啦响的声音。他并没有抬头。

“我带健太去散步1少女稍微抬高了声音。

岩桥慎一瞥了她一眼,随口叮嘱:“路上小心。”他神色如常,像个再宽厚不过的长辈。滨崎步面对着这样稳重的岩桥慎一,如面对不能逾越的墙。

趁宇多田光没有下楼,滨崎步带着小狗,快些出门去了。她满腹懊恼,纵使明菜桑对她说,自己并没有遭到讨厌,仍旧装着沉甸甸的心事。

那晚,她对着岩桥慎一大哭大闹,此事过后想起来,比起羞愧,更多的是恐惧。这个少女来到东京以后,在岩桥慎一面前各种肆意妄为,总带着想激怒他的微妙心意。然而,一旦真的在岩桥慎一那里体会到被冷落的滋味,立刻就不知所措。

其实,岩桥慎一并没有故意表现出对她的冷落。但滨崎步内心的微妙情愫,使她在这样激烈的情绪爆发后,更渴望得到激烈的碰撞,或是温柔亲切的安慰,而非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平静。

滨崎步一出门,宇多田光就下了楼。岩桥慎一疑心这孩子是故意躲着滨崎步,但稍微显露疑惑,就换来少女伶牙俐齿一个反问:“发生了什么需要我躲着Ayu的事吗?”

岩桥慎一无奈,只得打住话题。

不过,心里却有数,对那晚发生的事,宇多田光绝非一无所知。这种情形下,不被滨崎步看到自己与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轻松说笑的场景,大约是宇多田光所能想到的温柔。

住在家里的这两个少女,各有各的聪慧敏感之处。岩桥慎一没料到,初次担任监护人,就收留了这样两个棘手的人物。

不仅如此。他看向正和宇多田光笑眯眯说话的中森明菜,不由得想起她前一天的断发宣言。

对岩桥慎一来说,无论是从中森明菜对角色的理解方面,还是从她个人的审美方面,都没有理由认为剪短发不合适。他听中森明菜说完,只是回了句:“我还没有看过你短发的样子呢。”

中森明菜却有些俏皮的回答:“那么,这次就请好好看看。”

这回答,宛如一阵旋风刮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