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佳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忽然勾了勾唇。“为什么要忽然对我说这些?”

“我们之间,还是互相利用比较好。各取所需的关系,更加适合彼此,难道不是?”她挑眉,精致的妆容下,是满满的笑容。只是那笑容未及眼底,反而流露出几分未明的恨意。

齐佳的笑意加深,“但愿你还记得今天的话。”

“那是自然。”

“你主动告诉莫东旭,难道就不怕他来报复?”他问。

“我不怕他不来。”刘瑶晶笑了。“借了你的人马,不搞出点儿动静,也不好。”

齐佳不语,手指拍了拍她的发顶,像安慰一个小姑娘似的,“你喜欢就好。”只是莫东旭那样的人,的确是不好对付。

昏暗的地下室里,忽然响起一声刺耳的吱呀声。

苏流暖连忙抬头,就看到刘瑶晶和一名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

“苏流暖,等着吧。莫东旭很快就要来陪你了,开心吗?”

苏流暖倏地瞪大眼睛:“你怎么能这么做!你居然想要杀了他!”

“唔……大概是因为爱而不得?毕竟没人规定,喜欢一个人会一直喜欢下去。他又不要我,我为什么不能选择毁了他。苏流暖,我实在是不知道你是真善良还是假装良善。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你特别的恶心,特别的虚伪,每次看到你我都想吐!”

丢下一句话,刘瑶晶扭身出了地下室,再次丢下苏流暖一人。

在孤寂和寒冷的包围下,苏流暖眼角发红。刘瑶晶绝对是疯了,她是真的想要杀掉莫东旭。

“老大,那个位置……我们真的要动身吗?”

“不。”莫东旭看着谢阳,“我去打个电话。”

谢阳不明白到了这个时候,莫东旭还要打给谁。而莫东旭透过电话的声音,却让他明白了。老大这次不惜动用军队的力量,就是保证嫂子的安全。刘瑶晶实在是太可恶,他们是战友,可她却要害死嫂子!

十五分钟后,莫东旭在电话里安排好了一切,才看向其他人。“行动!”

“东旭。”夜龙皱眉,“从发过来的照片里,我认出了刘瑶晶身边的一个人。”

“是谁?”

“那个男人名叫齐佳,被称作是C城的地下太子,势力庞大。他这些年一直在国外,但在国内的势力却与日俱增。没人知道他的来历,据说他是来着华城的世家,和上面有关系。”

齐佳……

莫东旭皱眉,华城的世家中的确有姓华的,可是对方是华城有名的红色家族,涉及军政,又怎么会培养出一个涉及黑道的子嗣。如果牵扯到华家,这次的行动就要更加小心了。

“不管他和上面什么关系,我都要救出暖暖。华城的手,可探不到C城来。”莫东旭斩钉截铁道。

“我的意思……齐佳被称作地下太子,他手中的势力涉及白道黑道。也就是,他手下会持有武器。这次前去救出苏流暖的计划,务必小心。”

“谢谢。”莫东旭看向夜龙,“你的人情,我记下了。”

夜龙笑了:“人情算不上,你和皇莆擎天的关系现在挺不错的。有空帮我游说他,让他不要再冷着薇薇了。”妻子如今怀孕,却经常惦记着那个已经好久没回家的哥哥,夜龙看着她越来越憔悴,心中十分不舍。

“我记下了。”

这天,C城的夜毕竟不平。

在城郊的一家高规格的夜场,安静而诡秘。

这个时候,正是狂欢的时刻。可是舞池中没有摇曳的人群,只有一支忧伤的钢琴曲,在游荡着。

突击部队撞开大门,只看到一个孤独的身影,手指在黑白键盘上弹奏。

有管弦乐组成的曲调,此刻却被用钢琴演绎着。

诡异又祥和交织着,让人感觉到十分的压抑。

莫东旭穿着一身作战服,一眼就看出正在弹钢琴的男人,就是齐佳。

“啪啪啪!”

一阵掌声响起,从黑暗中走出一个人影。那人穿着一件酒红色的晚礼服,长发挽起,正是刘瑶晶。

“来的挺快的。”她笑着,耳畔的钻石耳坠摇曳。

莫东旭皱眉:“你把暖暖怎么样了?!”

刘瑶晶看着莫东旭身后的部队,笑意盎然。“为了对付我一个小女子,莫军长倒是不惜下血本啊。”

“别废话,交出嫂子!”谢阳怒气冲冲。

“交出人?给我一个理由。我费尽心思把她绑来,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把人放掉,未免太有失水准了。”

“你——”谢阳词穷,他怎么也没有料到昔日意气用事的战友,会变得如此奸诈。

“你这样做是犯法。”深吸了一口气,莫东旭压抑着怒气说。“只要你放过暖暖,一切都好说。”

“相信你?”她挑眉,笑了。“还不如相信路边的野狗。”

一句话不仅莫东旭面露不悦,连身后的士兵也满脸怒火。莫东旭可是他们尊敬的英雄,怎能容忍被人诋毁。

“把她带过来。”

随着刘瑶晶一句话,刘季堂拖着苏流暖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

在看到苏流暖那一刻,莫东旭简直气疯了。他珍爱的妻子,竟然被人这样残忍的对待。

苏流暖此刻满脸血污,脸颊肿胀,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眼泪流了下来。

“东旭快走!她不安好心!”

“啧。”男人从钢琴旁站了起来,“真是情真意切,让我一个外人看了,都感动不已。莫东旭,有这样一个好妻子,真幸福啊。”

莫东旭抿唇,视线盯在苏流暖身上。

随着数字的跳动,一闪一闪的红光预示着不详的开端。

刘瑶晶丧心病狂,居然在苏流暖的身上绑上了定时炸弹。

“放了她也可以。你能做到什么呢?比如……我要让你给自己一刀,可做得到?”

莫东旭二话不说,抽出绑在腿上的匕首,直接割破手臂。

刘瑶晶挑眉,“真舍得。给自己一刀,可不是轻轻割一下而已。看来莫军长的语文,没学好。”

扑哧——

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让人听了牙酸。

苏流暖紧紧咬住下唇,免得哭出声来。

莫东旭咬着牙,看向她:“够了吗?”

“当然……不够。”女人唇角的笑意恶劣,“只是区区的一点点伤害,怎能解我心头之恨呢。你带了这么多人来,未免太不诚恳了。不如这样,让你的兵离开,咱们再商量。”

“老大!”谢阳瞪大眼睛,刘瑶晶说的话怎能相信。

可是现在,莫东旭别无选择。他做了手势,听着大家脚步后退的声音,才道:“好了。”

“真爽快。”刘瑶晶缓步走到苏流暖身边,手指托起她的下巴。“这么普通,到底哪里吸引你呢?奇怪啊。还是,她的床上功夫特别好?也对,经历过不止一个男人,肯定是有些手段的。”

苏流暖屈辱的看着她,她的下巴真的好痛。

“不如这样吧,咱们进行一个游戏,你赢了我就放她走。”

“什么游戏?”他问。

“你们两个中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谁要活着?”

“她!”

“他!”

两个人异口同声道。

“真是没劲。”刘瑶晶撇嘴:“既然这样,莫东旭就代替苏流暖吧,我会送她回去。”说着,她对刘季堂使了个眼色。

刘季堂拿着早已经准备好的定时炸弹,“请莫军长把武器丢到一边。”

莫东旭依然行动,看着苏流暖痛苦的神情,对她努力笑了笑,无声安慰。

定时炸弹绑定的那一刻,时间就飞速的跳跃起来。

与其同时,苏流暖的计时器停止。

苏流暖松了口气,就感觉后背被重重推了一下,她不由扑入莫东旭怀里,两人拥抱在一起。

“拜拜。”俏皮的挥了挥手,刘瑶晶缓缓后退,直至消失在黑暗中。

“东旭,你怎么能这么傻!”

“傻瓜,只有你安全了,我才能放心啊。”

嘀嘀嘀——

急促的声音从苏流暖的胸口响起,刚才还停止的时间,此刻竟然飞快的跳动起来。

一阵螺旋桨的声音,直升飞机借着夜色缓缓上升。

“你就这么放过他们?”

“怎么会……稍稍给他们一个小礼物罢了。”刘瑶晶笑得神秘。她运作了这么久,忽然觉得特别无聊。报复莫东旭,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想到她那些傻乎乎的付出,也一起可笑起来。“接下来,我该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好。”齐佳笑了笑,忽然动手。

刘瑶晶感觉脖颈一痛,瞪大眼睛看着他,头歪倒一边,昏了过去。

齐佳对上刘季堂震惊的眼神,比了个手势。“等她醒过来,咱们已经到了瑞士。这个季节,那儿很美。”

刘季堂知趣的没有说话,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想要做什么,但他对瑶晶并无恶意。

耳畔是刺耳的响声。

男女紧紧拥抱。

“东旭,对不起。”

“傻瓜,说什么呢。看来刘瑶晶没有这么好心,能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幸福的事。”

“东旭……”

滴——

时间归零。

等待中的爆炸声没有传来。

久久,两个人低头看着胸口。忽然,一束亮光从屏幕亮起,组合成了一个笑脸。

被耍了,两个人的眼神中透露出这个意思。

虽然没有出事,但这次惊心动魄的经历,已经让两个人都吓坏了。

“我们以后都不要分开,要永远的在一起!”

(完)